新世代集運好唔好
2018年專題>>聚焦行政執法三項制度>>執法圖集>>
瀋陽工商“雙隨機”匹配執法人員和抽查企業
確保執法公正避免暗箱操作
發佈時間:2018-06-21 14:53 星期四
來源:新世代集運好唔好



圖為瀋陽市工商局執法人員進行現場檢查。  法制網記者 韓宇 攝

□ 法制網記者 張國強 韓宇

瀋陽市瀋河區南關路118號,一座灰白色的建築掩映在葱蘢的樹叢之間。這裏是瀋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所在地,在4樓的執法全過程記錄回溯管理中心,儲存着200餘萬企業的各類信息。

200餘萬企業的信息,通過市場監管執法移動平台和執法全過程記錄監督平台,將全市工商行政系統一線執法的全過程全面、客觀、真實地留存下來,以備查驗。

用瀋陽市工商局法制處處長楊威的話來講,“這兩個平台,就像攝像頭一樣記錄着事實,但卻遠比攝像頭的功能強大得多。”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跟隨工商行政系統執法人員,前往一家被抽檢企業,探究執法全過程記錄的細緻脈絡。

全程留痕實現雙贏

早上8點半,針對老年體驗店亂象啓動專項檢查,瀋陽市工商局通過“雙隨機”的形式隨機匹配執法人員和抽查企業。配備成功後,執法人員會在市場監管執法移動平台上收到執法任務指令。

其中隨機確定的一家抽查企業是位於瀋陽市瀋河區的某保健品銷售公司,隨機匹配的執法人員為瀋陽市工商局公平交易處副調研員徐泓覲、主任科員宋忱賢。

什麼是“雙隨機”?徐泓覲解釋説,“雙隨機”抽查,是指抽查的企業和執法人員都是隨機產生的,然後再進行匹配,這樣可以確保執法的公正性,避免暗箱操作等問題。”

徐泓覲一邊説,一邊讓記者看他們兩人肩章上佩戴的執法記錄儀。

“我們隨身攜帶的執法移動終端,也是一件利器。”宋忱賢介紹:“在執法移動終端裏,有一個功能強大的平台——市場監管執法移動平台,這個平台不僅可配合執法記錄儀錄音、錄像,還有接收任務指令,任務提醒、定位、固定書面證據、一鍵核查等功能,大大提升了我們的工作效率。”

説話間,執行車輛到達目的地。記者跟隨兩名執法人員走進這家公司。

“我們是瀋陽市工商局執法隊員,這是我們的證件。將對你們企業進行‘雙隨機’抽查,並進行錄音錄像,請予以配合。”徐泓覲告知。

“好的,我們一定配合。”該公司負責人説。

檢查中,徐泓覲和宋忱賢有條不紊,按照任務提醒逐項檢查,並用執法移動終端將營業執照、商標證,授權書、宣傳品等一一拍照上傳。

徐泓覲介紹:“我們固定的這些證據,每一份都附有具體時間和地理位置,這規避了執法隊員不去現場檢查的情況。”

在將採集到各類信息上傳後,徐泓覲點擊一鍵核查,通過平台反饋,這家公司各項檢查均通過,檢查合格。

公司負責人對記者説:“像這樣邊執法、邊記錄,所有行為都被記錄在案,其實是在保護雙方的權利,執法隊員不可能吃拿卡要,我們企業也不敢隱瞞造假,真正實現雙贏。”

“我們針對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中最為關鍵的行政檢查環節,開發應用了市場監管執法移動平台,具有任務下達、要點提示、現場指導、智能查賬等多個應用模塊。”楊威告訴記者,平台的移動終端所具有的“智能、精準、便捷、留痕”等特點,突出地展現在整個檢查流程中。

回溯管理隨時調取

在瀋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4樓的執法全過程記錄回溯管理中心,法制處主任科員曹鵬給記者演示操作了他們研發的另一個平台——執法全過程記錄監督平台。

記者最直觀的感受是,這個平台是市場監管執法移動平台的延續和昇華。

“以往對行政行為的法制監督,需要到檔案室和不同系統中分別查找過程記錄,判定行為的合法性。為提升執法工作效能,我們創建了執法全過程記錄監督平台,實現了對執法全過程記錄的隨時便捷調取,隨時進行監督。”楊威介紹,平台整合了現有的企業登記註冊系統、日常監督管理系統、投訴舉報處理系統等所有數據信息達兩百餘萬條,也可對文書掃描件、執法影音記錄進行即時訪問。通過對全部執法活動所產生的文字、音像、電子信息等數據進行歸集、處理、分析,實現了對執法全過程記錄的回溯管理。

執法痕跡可回溯,解決了執法人員的後顧之憂。

去年8月,瀋陽某企業由於怕被查出問題,不向工商執法人員提供相關檢查材料。事後在招投標過程中因信用約束聯合懲戒的限制,最終沒有中標。該企業為泄憤,反映工商執法程序有問題。

執法人員面對該企業,不急不躁,對執法全過程進行痕跡回溯,證明執法人員並無違規執法行為,最終通過執法全過程記錄監督平台,維持了對該企業的處理結果。

“如果沒有可回溯管理,執法全過程記錄就等於零。一旦出現爭議,隨時可調取,這才能發揮全過程記錄的威力。”楊威説。

邀請專家制定標準

如今,瀋陽工商系統一線執法人員手中,都有一本厚達197頁的《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通則》。

楊威説:“執法全過程記錄是新生事物,到底該怎麼搞,我們是摸着石頭過河。”

去年7月,瀋陽市工商局邀請北京大學法學專家進行專題研究,組建了由法律、執法、軟件開發和大數據等方面專家組成的研究團隊,圍繞執法全過程記錄的實現載體、實施途徑、記錄程序、保障措施等諸多課題進行認真地研究和論證,形成了廣泛共識,構建了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的基本框架。

《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通則》隨之應運而生。

記者查閲後發現,該書將工商行政執法全過程記錄規範成條目化、制度化的一套標準,注重實現了“六明確”:記錄節點、記錄形式、記錄工具、保存期限、管理權限、責任追究。其與上述兩個平台形成了瀋陽工商行政系統“一標準兩平台”執法全過程記錄工作體系。

去年9年,瀋陽市鐵西區、皇姑區工商局開始試點,今年3月,全市工商系統推廣開。

目前,瀋陽工商系統已將行政檢查、行政許可、行政處罰、行政強制、投訴舉報受理等執法行為全部納入執法全過程記錄的範圍。

楊威説:“‘一標準兩平台’執法全過程記錄工作體系,具有全程記錄留痕、隨時回溯管理,可複製可推廣等特點,開創出一條執法過程全覆蓋,技術手段再利用,實施模式可複製的執法全程記錄方式。”

“執法全過程記錄作為規範執法的新舉措,難免會潛藏一些未知風險,因而秉持‘探索先行,評估跟進,化解風險’的原則就顯得尤為必要。”楊威建議,從現階段看,雖然試點工作已進入實踐階段並取得成功經驗,但因為時間較短、範圍較小,對整體做法的評估仍需持續跟進。如何科學確定評估內容、評估方法、評估標準,是下一步努力的方向。

責任編輯:莫亞奇
757474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