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集運好唔好
2018年專題>>聚焦行政執法三項制度>>執法圖集>>
廣州構建行政執法監督審核機制
為規範公正文明執法加裝“保險鎖”
發佈時間:2018-06-21 15:32 星期四
來源:新世代集運好唔好



圖為廣州市交委執法人員在現場執法中出示證件並記錄執法過程。

□ 法制網記者 章寧旦 文/圖

因為違法行為被信用系統公示,無法參加相關資質評選,企業急忙找到執法機關,主動糾正了自己的違法行為並繳納罰款;檢查疑似違法運營出租車,敬禮、亮身份、出示執法證件,一氣呵成,被查司機從攔停一刻開始,就感受到了執法人員既規範又文明的執法行為;一宗肉類走私案,由於法制審核制度的嚴格落實,使得法律法規得以正確適用,不法分子的違法行為得到了應有的懲戒……

這一幕幕,發生在廣州市推行行政執法三項制度試點以來。

《法制日報》記者瞭解到,廣州通過推行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實現執法全過程留痕和可回溯管理,為監督規範行政執法行為提供了客觀基礎;推行重大行政執法決定法制審核制度,構建內部監督審核機制,為規範公正文明執法加上了“保險鎖”;推行執法公示制度,破除了信息藩籬,向社會敞開了監督的大門,將外部監督不斷內化為提升行政執法水平的動力,真正實現“把權力放在陽光下”,讓人民羣眾在每一個執法行為中切實感受到公平正義。

首“曬”行政執法數據

今年3月29日至31日,廣州全市40個行政執法部門陸續在政府門户網站公佈了2017年度的行政執法數據。

記者瞭解到,廣州是全國最早探索行政執法公示制度的城市:2013年,在全國率先公佈了行政執法權力清單;2017年3月,廣州各級執法部門公佈2016年全部行政執法數據,成為全國首“曬”該數據的城市。

記者登錄廣州市政府門户網站首頁,點擊“行政執法數據公開”,市直40個部門兩個年度的行政執法數據一覽無遺。

記者注意到,廣州的“曬法”採用統一的《行政執法數據公開模板》和數據格式填寫,執法部門按執法行為的類別,把次數、金額等數據一一填進四個表格,並需要説明被申請行政複議和提起行政訴訟的情況。以行政罰款為例,執法部門一年中警告、罰款、責令停產停業多少次,總數量和罰沒金額多少,均要一一明確。

“我們就是通過這一舉措將外部監督轉化成內部壓力,促使行政執法部門積極履行法定執法職責。”廣州市政府法制辦執法監督處處長桂錦波介紹説,與此同時,廣州着力破解行政處罰結果公開與信息保護之間的矛盾。

桂錦波認為,公開行政處罰結果的目的是讓社會監督行政執法機關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是否合法、公正。公開內容太少,起不到監督的目的;不加區分的全文公開行政處罰決定書,則又可能泄露行政相對人的隱私信息。

廣州要求,對於行政相對人為非自然人的,全文公開行政處罰決定書;對於行政相對人為自然人的,全文公開行政處罰決定書時則應當採取技術措施隱去姓名、身份證號碼、住址等個人信息。

不久前,廣州市交通委員會綜合行政執法局收到了來自某大型國企的函件,請求該局撤下行政處罰公示信息。

廣州市交委執法局政策法規科科長李浪中告訴記者,該公司在廣深沿江高速模擬橋下擅自佔用、挖掘公路用地施工而被查處。但公司一直未對行政罰款作出迴應,也不修覆被挖掘的地塊。

該公司在向執法局陳情的同時,立刻處理了處罰決定書項下的處罰條款。鑑於該公司實際需求合理及處理態度良好,執法局協助該公司辦理了信用修復。

據統計,自2017年1月至今年4月,廣州市工商系統和市場監管部門通過市工商局網站、“信用信息雙公示平台”等,公開行政許可決定153萬餘項,公開行政處罰6235項。實踐中,行政執法公示大大加快了案件辦結速度,有效督促行政相對人作出積極迴應,增進了企業的誠信經營行為。

區分視聽資料與音像記錄

“這個出租車司機未穿統一的制服,有‘非編’(未取得出租車從業營運資格證)的嫌疑。”日前,記者跟隨李浪中來到廣州白雲國際機場交通執法點,剛下汽車,執法點的工作人員就發現了疑似違法車輛。

示意攔停出租車靠邊,駕駛員下車後,執法人員首先向其敬禮、表明自己的身份,並主動出示掛在胸前的執法證件。與此同時,另一名執法人員啓動了胸前佩戴的執法記錄儀,並舉起手中的攝像機對執法過程進行全程記錄。

經查,該司機承認了自己違法營運的事實,當場在違法行為處罰告知書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

“執法過程中,我們經常碰到無理取鬧妨礙正常取證的當事人,甚至還有侮辱謾罵、惡意攻擊中傷執法人員的,這時候執法記錄儀就能發揮作用了。”交通執法人員告訴記者,執法記錄儀的使用不僅監督執法者規範執法,還能很好約束違法當事人的不良舉動。

有一線執法人員回憶,有一次遭遇暴力抗法,正是由於他們將整個事件全部用執法記錄儀紀錄了下來,給公安機關提供了關鍵證據,最終制裁了抗法人員。

“推行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其難點在於音像記錄,”桂錦波説,“視聽資料是行政執法證據的一種,而音像記錄是記錄執法人員的執法過程,其作用是監督和保障行政執法人員依法履行職責。兩者的性質和作用明顯不同,因此,我們採取針對性地推行音像記錄。”

廣州明確要求:對執法活動進行音像記錄,應當對執法過程進行全程不間斷記錄,自開展執法活動時開始,至執法活動結束時停止。在指定場所使用攝像頭、攝像機等固定音像記錄設備對聽證、詢問當事人或者證人等執法活動進行音像記錄的,從當事人或者證人進入指定場所開始,至當事人或者證人離開指定場所時結束,全程不間斷記錄。

明確重大執法決定範圍

近日,一宗凍肉走私案的案卷放在了廣州市食藥監管局直屬的食品監管執法分局行政處罰案件審查委員會的案頭。

原來,食藥監部門檢查發現,某公司銷售的進口肉類竟然沒有出入境檢驗檢疫部門核發的進境貨物檢驗檢疫證明。此後,該案被提交給分局案審科進行法制審核。但是,審核後發現,經辦人員對該案處罰適用的是《廣東省反走私綜合治理條例》。而案件審查人員認為,該案依法應當適用食品安全法,但如果適用後者,罰款額將是此前處罰決定的百倍。

為此,該案被提交到分局案審委討論。通過案審委充分討論,最後一致認為,無論從依法行政角度還是保護公眾食品安全角度,該案均應適用食品安全法。

“通過推行重大行政執法決定法制審核制度,以內部監督促進行政執法的合法合規。這是推行此項制度的要點所在。”桂錦波告訴記者,最大的難點在於確定重大執法決定的範圍。

桂錦波舉例説,行政執法決定是否屬於“重大”,是相對某個具體的行政執法機關而言的。比如同樣是罰款5000元,在區屬執法部門可能屬於較大數額罰款,因而是重大行政處罰決定,而在市屬執法部門可能僅僅是罰款的起點。

針對上述實際情況,《廣州市重大行政執法決定法制審核辦法》明確由各行政執法機關根據本部門的具體情況,結合執法層級、所屬領域、涉案金額、社會影響等因素,具體確定本部門各類重大執法決定的範圍。根據該辦法,各級執法機關制訂了本部門重大執法決定審核目錄,在市公安局、市工商局等部分單位,還做到了除簡易程序外的所有執法決定全部進行法制審核。

廣州市食藥監管局政策法規處麥德華告訴記者,根據自身執法實際情況,該局按照擬罰沒金額或擬沒收非法財物標的金額等條件,對行政處罰案件制定了由分局案審科審核後,分局負責人審查決定;分局案審科審核後,提交分局案審委審查決定;分局案審委合議、交市局法規處審核後,由市局案審委審查決定等不同層級的審核制度。

記者瞭解到,通過層層把關,2017年至2018年4月,廣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經過法制審核的重大行政處罰案件共236宗,重大行政許可決定共100多宗,行政強制措施1宗。通過審核,有效把住了執法決定合法性的最後關口。

 

責任編輯:莫亞奇
757473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