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集運好唔好
要聞>>
警惕!“留白”的勞動合同裏留的多是“坑”
發佈時間:2021-01-11 09:27 星期一
來源:工人日報

閲讀提示

為降低違法用工的風險,一些企業常在勞動報酬、社會保險、休息休假、勞動保護等勞動合同必備條款處留白,方便任意“填空”。勞動者往往因法律意識不足或迫於就業壓力在這樣的“空白勞動合同”上簽字,導致自身權益得不到保障,日後或陷入“維權難”。

前不久,江西籍保潔員丁翠竹與福州一家企業的3年勞動合同期滿。其間,她因調休被人事部門認定為曠工並遭辭退。申請勞動仲裁時,她才發現,3年前她與單位所簽訂的勞動合同中關鍵條款留有空白,如今該合同上蓋的是另一家勞務派遣公司的章,且收入一欄所填數字比實際收入少了近一半。

《工人日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丁翠竹的遭遇並非個例。為達到少繳社保、逃避工傷責任等目的,一些企業常將勞動合同中勞動報酬、社會保險、工作時間和休息休假等必備條款處空白不填,待勞動者簽訂合同後再“填空”。勞動合同中這樣的“留白”使得勞動者在維權時困難重重。

拿着這樣一份“留白”的勞動合同,丁翠竹來到福州市職工服務中心的法律諮詢窗口申請法律援助:“當時我們30多個保潔阿姨一起入職,她們都能證明,我們不是勞務派遣工。現在這家勞務派遣公司倒閉了,我應該怎樣申請賠償?”

工人:“只關心錢拿到手,不在乎合同空不空白”

建築業存在層層轉包現象,一些企業用工不夠規範,導致簽訂“留白”的勞動合同的情況更容易發生。

臨近元旦,在福州市長樂區濱海新城附近的一處在建工地上,記者見到了46歲的河南籍鋼筋工李天淦。17時,他和工友準點下班。離開腳手架後,他們一起去籤領了當天500元的工資。

和不少工人一樣,李天淦的勞動合同是由老鄉幫忙和勞務派遣公司籤的。合同上寫了什麼,他不知道也不在乎:“這個月幹完這個項目,下個月説不定就走了,只要錢能拿到手,誰還在乎合同空不空白。”在李天淦看來,每天能收到當天的工資、拿到錢,才最踏實。

記者採訪了建築行業多家勞務派遣公司後發現,不少工人和李天淦的想法一致。

“3年前,一名小工每天工錢300元。現在學徒一天就要350元,錢還必須當天結,工人收不到錢,第二天就不來了。”福州市一家勞務派遣公司人事主管陸霖透露,近年來有經驗的建築工人成了“香餑餑”,年輕建築工人是稀缺資源,勞動力市場逐漸從買方市場轉向賣方市場,籤不籤合同、怎麼籤合同不再由勞務派遣公司一方説了算。

據瞭解,不少建築行業的勞務公司願意與當地穩定從業、長期合作的“老工人”簽訂勞務派遣合同。但由於勞動力價格連年上漲,工人常主動要求合同中勞動報酬一欄“留白”處理。

而在與“臨時工”簽訂合同時,勞務公司也傾向於將合同中的時間、工資、休假等信息處留白,以便日後發生勞動糾紛尤其是出現工傷時隨意修改,獲得更有利於企業的協商空間,降低其違法用工成本。

企業任意“填空”或致工人權益受損

“不僅是建築行業,現在很多勞務派遣公司都與勞動者簽訂‘留白’的勞動合同,而且空白的部分更專業,也更隱蔽。”在福州市某公司人力資源經理薛斌看來,“留白”的勞動合同是不少勞務派遣公司降低用工風險的選擇。

記者瞭解到,一些用人單位時常和勞動者簽訂兩份勞動合同。一份合乎法律規範,用來應付檢查;另一份關鍵信息空白,遇有勞動糾紛或將結束勞動關係時,就按照有利於企業的標準“填空”。

薛斌告訴記者,由於勞動者已經在合同上簽字,因此後期維權時,他們常因無法提供權益受損的有效證據難以維權。

福建謹而信律師事務所律師朱柏濤和記者分享了一個案例:從事外牆高空清潔的“蜘蛛人”朱某,在一次作業中從高處跌落,造成腰部以下癱瘓。直到申請工傷賠償時,他才發現當初與勞務派遣公司簽訂的是空白勞動合同,原本每月1.3萬元的工資在合同中“打折”為不足1700元,這導致其工傷待遇大大縮水。

丁翠竹的遭遇也是一例。直至記者發稿時,丁翠竹都未能拿到賠償金。

“按照合同,丁翠竹的勞動合同是和派遣公司簽訂的。在派遣過程中,實際用工單位不能直接開除或辭退被派遣員工。但這家勞務派遣公司已經倒閉,所以案件陷入了僵局。”福州市職工服務中心法律援助律師傅繼林表示,中心的法律諮詢窗口每年都會接到2~3起類似爭議,但由於當事人大多無法自證確為空白勞動合同,最終多數職工難以維權。

“在勞動爭議中,無論是計算社保,還是追討欠薪,抑或是工傷認定,首先要確定的就是勞動關係,而勞動合同是確定勞動關係的重要依據。”朱柏濤表示,一些勞動者較多關注實際到手的錢,而忽略了勞動合同中的條款,使得其在維權中陷入“有理説不清”的困境。

有關部門須加強監管

對企業而言,簽訂“留白”的勞動合同表面上讓企業賺了“便宜”。“但實際上,這種行為不僅無法降低企業的違法風險,還會影響其穩定用工。”朱柏濤告訴記者。

他以社保條款處留白舉例,一旦發生糾紛,即便單位在空白處自行補填“系勞動者自願放棄繳納社保”,但因其內容違法,往往被判無效。“類似的情況屢見不鮮。”朱柏濤説。

記者從福州市總工會日前組織的一項問卷調查中瞭解到,參與調查的1350名一線工人中,有37.4%的受訪者表示“迫於就業壓力,會簽訂‘留白’的勞動合同”,31.8%的受訪者表示“身邊有人簽訂了‘留白’的勞動合同”,只有11.4%的職工表示“會投訴企業的違法行為” 。

對此,廈門某文化創意公司人力資源總監吳麗琳認為,要整治“留白”的勞動合同亂象,須加強監管,相關部門應加大檢查勞動合同力度,同時在檢查時不僅要關注“是否簽訂勞動合同”,還應詳細審查合同內容。

“訂立勞動合同應遵循合法、公平、平等自願、協商一致、誠實信用的原則。用人單位要求勞動者簽訂必備條款全部或部分缺失的勞動合同時,勞動者有權拒籤。”傅繼林提醒勞動者,勞動合同中的工作內容、地點要具體明確,勞動報酬要約定清楚,切勿與用工單位簽訂“雙面合同”,勞動者可以在合同的空白處寫上“空白”字樣,防止用人單位事後單方面篡改。(記者 李潤釗)

責任編輯:冀春雨
8402930